第64章 学习
作者:犹大的烟 更新:2019-10-27

这是什么狗血剧码?!但是对着原昔少见的明媚而幸福的笑容,罗小楼有些咆哮不出来。他僵硬地动了动,想把自己的手拉回来,然而原昔攥得死紧,他只能放弃。

而原昔还在眼巴巴地看着他,等待他的意见,罗小楼舔舔干燥的嘴唇,艰难地说道:“这、这是不是有些突然了?”

“你也这样认为?我也觉得,虽然我一早就在计划了,而且——都已经把生米煮成熟饭了,但是匆忙之间,确实有些让人意外。”原昔困惑着,俊美的脸皱成一团,似乎也有些为难。

罗小楼觉得全身的毛都竖起来了,他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已经在原昔面前不知不觉地兽化了,但是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

“什么?!生米煮成熟饭?”罗小楼叫道。

原昔回过神,讶异地看了罗小楼一眼,脸色变得有些不太好看,抬高下巴傲慢地说道:“当然!你这个问题简直是对我魅力的一种侮辱,这难道不是自然而然的事吗——每天晚上睡觉的时候他都会扑过来,要这样那样,每次我都会满足他,让他舒服到说不出话来,甚至深深沉迷于此。”

罗小楼目瞪口呆地看着原昔,虽然回答的姿态如此嚣张傲慢,但是原昔的眼睛里则是不容忽视的宠溺以及深情。

罗小楼觉得心里非常不舒服,嗯,一定是他非常不习惯这么露骨的原昔,天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家伙难道一夜之间就变成恋爱之中的白痴了吗,但是——但是到底怎么会出现这样一个让原昔深深迷恋的人的?!

“你,你到底要和谁结婚?这种闪电式的爱情,婚后生活一般不会和谐的,你真的确定吗?”罗小楼听到自己这样问道,带着万般不情愿的干涩味道,他自己似乎也有些不正常……

“当然是和我们最美丽的莱亚公主,至于婚后的问题,我可以保证会幸福美满的。原昔大人,原来您跑到了这里。我可是找了您很久,请跟我回去,我们还要继续熟悉明天的步骤。”一位大大咧咧的青年走了进来。

“阿西?”原昔一愣,看了罗小楼一眼,似乎有些不愿意就这样离开,但是他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种念头。

“您也盼望着和公主结婚的时刻?”阿西笑嘻嘻地说道。

“那当然。”原昔重重点头,他万分不舍地又看了看自己苍白俊美的好友,犹豫着说道:“好,那我先回去。你好好休息,我会再来看你的。”

罗小楼面无表情地目送着原昔离开,他还在震惊中回不过神。

125则在一旁呜咽着说道:“实在是——太虐了,明明真心相爱的两个人却因为家庭背景啦,不讲理的父母反对啦,误会啦,乱入的小三啦等种种挫折而不得不忍痛分开,你看,这就是你们两个不好好看我给你们的资料,导致……生活不和谐的后果!”

125特意模糊了一个词,但是烦闷中的罗小楼显然没有心情追究它,唠叨到最后,125得出了它在这个家里是如此重要,没有它家里两位主人简直没法过下去的结论。

“行了,你也看到了,我们两个马上要被原昔赶出家门了!他就要结婚了,以后会有人陪着他一起下去,难道未来社会不提倡晚婚晚育吗——真是越来越落后了!这么小就结婚上床生子,实在是太,太让人不能接受了!”罗小楼无比气愤地打断125的话,决定不去细想现在心里为什么如此不舒服,开始考虑分居之后的财产分割问题。

也许原昔会看在他们相处了那么久的份上,把他的房子留给他,还有他的实验室什么的。

但是,罗小楼发现他很难冷静下来。

沉浸在对自己重要性总结中的125猛然清醒过来,喊道:“喂!这就是你的不对了。虽然我一直无法理解你为什么会喜欢上原昔这样恶劣的人。但是既然喜欢了,就算出现了小三,作为原配,你也该勇敢地站出来,把自己心爱的人夺回来!然后告诉他这只是个错误,我们才是真心相爱的,你不过是被人控制了神智之类的。”

“额,想要效果更好的话,建议你加上一些甜言蜜语,这个你不用担心,我这里有《追求语录一千零一例》,我甚至可以帮你筛选一下。”

听着这么不着调的话,罗小楼的脸色一阵红一阵白,他抓过125,愤怒地说道:“我、我什么时候喜欢原昔了?我为什么要把他夺回来——等等,刚刚你说他被人控制了神智?”

“是这样没错。”125迅速接道。

“那还等什么?!我们马上去通知他!”罗小楼似乎一下子恢复了精神,起身就往外跑。

“嘿,你等等,是谁说不想要夺回原昔了啊!”125及时喊住了要冲出房间的罗小楼。

事实上罗小楼也冷静下来了,既然原昔被人控制,这里面一定有阴谋,别人也不可能让他冲到原昔面前对他喊,你根本不喜欢那个见鬼的公主之类的。

“到底怎么回事?”冷静下来的罗小楼问道。

“虽然不知道这些人类的目的,但是他们确实使用精神力控制了原昔和亚特斯的神智,还试图控制你的,不过因为你的血统问题,当然不会起作用。我担心他们会对你不利,于是让你装作已经被控制的模样。”125得意洋洋地说道:“如果不是我,你早就被他们关起来了。”

“好,亲爱的,我感激不尽。”罗小楼随口敷衍道,125却喜气洋洋地在罗小楼手心里蹭了两把,偶尔,它也是需要爱抚和夸奖的呀,这个可恶的寄养人,完全不照顾它的心理需求。

“你想好要怎么夺回原昔了吗?”平息下来的125问道。

“我能去看亚特斯吗?我被控制到什么程?”罗小楼问。

“他们似乎对原昔下了大力气,想让原昔在短时间内都回想不起自己是谁,他记起别人应该在几个月后,那时候他和那位公主已经成婚了。而你们,则只是简单催眠了一下,对这里没有恶意,以为自己是来做客等等,亚特斯之前醒过来一次,他记得你和原昔,所以你过去看亚特斯不成问题。”125尽职尽责地分析着。

“嗯,那非常好,我先去看看亚特斯,你顺便帮我侦查一下这里的情况。”罗小楼考虑了一会儿,做出决定,如果可以,他就趁机去看原昔。

守在外面的那位徐大哥听了罗小楼的要求后,果然并没有怀疑,为他指了路,其实也不算远,直走五十米右转就是。

罗小楼前往亚特斯那里的路上,故意放慢脚步,观察四周。

这里的房子似乎全是石头砌成的,有的加了木板或者皮毛,一派原始社会模样,让过来就生活在安塞星球的罗小楼直咂舌,难道未来社会贫富差距更大吗。

而且,两旁全是悬崖峭壁,似乎是在深深的谷底,不过谷底面积非常大,所以阳光算不上不充足,树木也长得郁郁葱葱。

罗小楼看着,忽然觉得这地形有些熟悉。这和他们经过的第一个全是流沙的悬崖底部的地形很相似,除了这里完全没有流沙。

看了看一眼望不到头的建筑物,罗小楼判断这些人是小行星上的原住民,不过并没有被军部发现,不然军部肯定会和他们学校打招呼。

但是他们似乎和这些原住民并没有什么关联,为什么要控制他们?总不会单纯地为了抢亲,都怪原昔长得太招蜂引蝶了……

正在罗小楼磨蹭着思考的时候,一侧的墙后面传来说话声。

“我们部族最美丽的公主要出嫁了,可惜居然不是我们一族的勇士,我想公主心里一定非常难过。”一个清脆的女声说道。

“可不是,听别人说是因为族长的命令,公主为了我们部族才做出如此牺牲的。”另外一人接道。

“但是,我倒是觉得那位原昔大人很不错呀,虽然不是我们部族的人,他是多么俊美啊,我简直没有看到过这么美的人。”

“哼,男人又不是只看脸。”一个男声忽然加了进来。

里面顿时传出年轻女孩们嬉笑的声音。

“卡木,你是嫉妒,原昔大人也很勇敢啊,他自己杀了那只虫兽呢。”

“要不是我们用精神力控制着那只虫兽,他怎么可能这么简单地杀死它。”虽然话是这样说,但是男声已经明显底气不足了。

“你怎么不想想那是多少人一起控制的?”女声哼了一声,似乎又想到什么,转开话题:“说起来,如果原昔大人清醒后,不知道会是什么表情。”

“他还能什么表情,我们一族最美最纯洁的公主——”

“卡木,这里不需要你掺和了,我们都知道你倾慕莱亚公主。”

另外一个女声笑着说道:“我觉得彻底清醒过来的机会不大,那可是十五位长老和我们圣女一起努力的结果,这世界上还有谁能解开原昔大人的精神控制?而且几个月后除了爱情,完全不会影响到原昔大人其它方面。”

“要我说,就算醒过来,也没有人能抵御公主的魅力。说不定两人恩爱地去联邦生活了。”

“……”

罗小楼愣了一会儿,默默地继续往前走。

125在旁边小心翼翼地说道:“你不会改变主意了?要知道,原昔是真的对你——”

“我当然不会改变主意!”罗小楼恼怒且坚定地说道,末了又为自己找了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我最讨厌随便控制别人的思想,代替别人去做确定的人了。就算原昔真可能喜欢上那个公主,我也会先叫醒他。”妈的要是这样还能喜欢上,他也就没办法了。

“我怎么觉得你最讨厌的人像是原昔……”125吞吞吐吐地说道。

“嘿,他——他没有控制过我的思想,他最近,最近已经开始和我商量了。”罗小楼结结巴巴地说道,是啊,原昔被人控制,这完全是个脱离原昔的好时机,但是……但是这多不人道呀,在原昔救了他之后,扔下他一走了之?

他似乎只顾着生气,完全忘记可以趁机逃走了。嗯,原昔清醒过来的话,会回安塞星球找他算账的,罗小楼努力又找出一个理由,安慰自己。

到了亚特斯屋里之后,周围看着亚特斯的人并没有多看两人,反正他们两人完全在控制范围内。

亚特斯还在昏睡,但是上身除了绑带外,居然没穿任何衣服。

照顾他的小姑娘笑着说道:“他受了很重的伤,我们已经帮他彻底治疗过了。只是换衣服的时候,他死活抓着手里的项链,不肯松手,就算是晕过去也一样。”

罗小楼一看,亚特斯手里紧紧攥着的正是骑士,他微微笑了起来。罗小楼抬起亚特斯的手,想看看他的伤势,然而那一瞬间,亚特斯的手松开了,骑士也跟着掉在了罗小楼手里。

一旁的小姑娘脸色一变,立刻抬眼去看罗小楼。罗小楼只是帮亚特斯将骑士戴上,才抬眼笑眯眯地说道:“现在可以给他穿衣服了。”

小姑娘发现是自己多想了,笑了笑,在罗小楼转身离开的时候才看向依旧昏睡的亚特斯,这个傻乎乎的人其实很强,就算被催眠了仍然潜意识里认得清自己的同伴。

……

原昔看着面前的阿西,皱起眉,极为恼怒地说道:“我当然知道,不就是亲吻,拥抱,互相帮助,然后一起睡,我做过很多次了。”

阿西呆呆地看着原昔,您其实一点都不懂对!这个世界还有您这样单纯的男人实在不多见了啊喂!

但是鉴于原昔的脾气,他不敢再直接点明,只是拿出一个电子本递给原昔,小声说道:“这是以前来过这个小行星的联邦人丢在这里的,我悄悄收了起来,原昔大人看看,看完千万别告诉其他人。”

自诩经验丰富,其实还是处/男的原昔大人非常不满意,但是为了明天的婚礼还是接过了电子本,结果一看就不动弹了。

阿西深有同感地笑了起来,说道:“原昔大人先看着,我一会儿过来。”

一个半小时后,阿西端着晚饭和热汤走进屋里,时间不短了,原昔大人大概已经学会了。

他进去的时候就发现原昔满脸通红但是聚精会神地盯着电子本,于是嘿嘿笑了两声,凑过去一起看。

已经被摩得光滑的电子本上,两个人正纠缠在一起。

什么都很正常,也都在意料之内,但是——但是为什么是两个男人?!

阿西呆呆地看着电子本,这电子本上大多是AV,也有少量但是非常经典的钙片,他觉得很有意思,没有舍得删,但是,原昔大人不应该看这些,被公主和长老们知道,他一定会被抽死的!

“那,那个,原昔大人,您看错了,您应该看前面的,那个更精彩更能说明问题。”阿西焦急地说道。

被打扰到的原昔眯着眼抬起头,傲慢且不悦地说道:“该看什么我自己会判断,再说,莱亚本来就是男人。”

阿西觉得自己要晕过去了,您到底哪只眼睛看出来莱亚公主是男人?!他颤颤巍巍地说道:“这里面恐怕有什么误会,您听我说……”

“不可能是误会,我抱过很多次我当然知道——唔,这些姿势他一定会喜欢的。”原昔相当肯定地说道。

说到这里,原昔的眼睛一亮,拉过阿西的衣领问道:“新房在哪里?”

阿西苦着脸说道:“就在位置最高,离村子比较远的那座大房子里面,东西都全部准备好了,您和公主婚礼之后,就可以住进去了——啊?您要去哪里?原昔大人!”

在阿西的小声呼喊当中,原昔已经不见了。阿西当然不敢报告其他人自己把原昔看丢了,只能又一次开始寻找这位对他们一族来说都异常重要的原昔大人。

罗小楼回去的路上,边磨蹭边四处瞄着,原昔到底被关在哪里?难道现在就开始温存去了?

正想着,一只手捂住了他的嘴巴,另外一只手搂着他的腰,无声而迅速移动着。

罗小楼郁闷地发现两边的房屋越来越少,难道要杀人灭口?天呐,要不要这么苦逼。

125那个混蛋,为什么死活没动静,难道不知道帮忙吗?还有原昔送的保护罩,一点动静都没有,坑爹呢这是!

被扔在铺满锦被和鲜花的大床上的时候,晕头转向的罗小楼才发现了125安静的原因,劫持他的居然是原昔!

罗小楼惊喜异常,他心有余悸地抓住原昔的衣领,小声说道:“你居然清醒过来了!我正发愁不知道该怎么通知你,要知道过了明天,一切都没有意义了!”

原昔正兴致勃勃地打量他,听到这句话,皱起眉问道:“通知我什么?为什么没有意义?”

罗小楼发现自己不小心说出了实话,忙又加上一句:“额,就算没有意义,我也会通知你的。你快想想办法,我们怎么离开?”边说着,罗小楼边去推压在他身上的原昔,这也太近了!

原昔摆明了不配合,他恼怒地看了罗小楼一眼,命令道:“别动。”

等罗小楼老实下来,原昔才说道:“为什么要离开,我们不是应该住在这里吗?而且,明天我和莱亚的婚礼就要举行了,我也期盼了很久了。”

罗小楼瞪大了眼,“天呐,你还没有想起来,那你为什么来找我?算了,不管为什么,我先帮你清醒过来——”

罗小楼说不下去了,原昔压了上来,他的身体滚烫,带着一股不能违抗的气势,堵住了罗小楼的嘴。

和以往的亲吻完全不同,充满了危险与欲/望。

相当长时间的亲吻后,罗小楼瘫在床上喘气,一时说不出话来。该死的,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原昔凑了过来,眼睛晶亮地看着罗小楼,迟疑了一下,说道:“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虽然你只是我最好的朋友,但是——但是我非常想和你一起做这种事。从你的表现看来,你也很喜欢。唔,这里这么精神,看起来你偷偷喜欢我很久了。”

被揉到某处的罗小楼脸色更红,喘息声也更大了。

然后,原昔高傲地施恩般地说道:“既然这样,我允许你服侍我,我也会满足你的。”说着原昔就开始扒罗小楼的衣服。

罗小楼震惊地盯着原昔,谁来告诉他,这到底是什么状况?

偷偷趴在窗外的阿西也泪流满面,坑爹哟,这才是真正的神展开呢!原昔大人您为什么要对自己的好友有这种心思啊啊啊!!

罗小楼愤怒了,原昔这是打算在大婚前,先找个人实验一下吗!

他照着正亲吻他胸前的原昔的肩膀,恶狠狠地咬了一口,随着罗小楼的动作,他胸前的项链也诡异地闪了闪。

原昔轻轻呻吟了一声,顿了顿,右手熟练地往罗小楼一向敏/感的腰侧摸去,罗小楼终于松了口,他已经尝到了血腥味。

本来以为原昔会立刻恼羞成怒,结果他只是深深地看了他一会儿,忽然抬头冲窗外冷冷地说道:“你还不滚,是想看我给你表演?”

然后罗小楼就听到一阵东西滚倒在地的声音,渐渐远去了。

罗小楼正要挣扎,原昔压住他,忽然说道:“我醒过来了。”

“什么?”罗小楼不敢置信。

原昔看了他一眼,慢慢亲下来,“我醒过来了,你那么嫉妒地用力咬我,死人都会清醒过来。你放心,我会带你和亚特斯离开,那些人,谁也跑不了。”

但、但是您继续在我身上忙活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