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8 章
作者:金刚圈 更新:2019-10-27

“大家都知道我姐夫和我姐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但是没人会去想,其实我也是和他一起长大的,而且相比和我姐,我们两个待在一起的时间更多,”潘文绍慢慢地对萧世说道。

“一开始的感情很懵懂,我小时候性格并不像现在,反而是因为有个强势的姐姐的缘故而有些内向,十多岁青春期悸动的年纪,我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对任维也就是比其他人更加亲近一些而已。直到我上了高中……”

任维和潘文丽是同年的,比潘文绍大了将近三岁。

潘文绍上高中的时候,任维和潘文丽都在本市读大学,那段时间任维家里出了点事情,他心情很不好,经常来找潘文绍陪他出去。

两个人之间开始有些暧昧,到后来任维先向潘文绍挑破了这层窗户纸。

那个时候潘文绍还很胆怯,他虽然喜欢任维,却不敢轻易接受这种关系。可是任维表现得很坚决,每周五潘文绍学校放学他都在校门口等着他。

于是潘文绍最终还是答应了任维。

而就在他偷偷摸摸与任维沉浸在青涩的爱情中时,有一次不小心偷听到了姐姐和爸爸吵架,吵架的原因是因为任维,他那时候才知道潘文丽一直都喜欢任维。

潘文丽性格非常要强,从小喜欢什么东西就一定要拿到手才肯罢休,她对于自己的爱情也是同样的态度。任维这个人性格又有些黏黏糊糊,潘文丽对他有意思他知道,可是因为潘文丽从来没有正式表白过,他也就从来没有正式拒绝,大概也是不想把关系搞得太僵硬。

这么一来,使得他们两个在面对潘文丽时显得尤其尴尬。

然而就在潘文绍和任维确定关系不久之后,事情就被潘文丽知道了。潘文丽当时直接找到潘文绍给了他一个耳光,“你疯了吗?”

潘文绍从小到大没跟他姐姐动过手,再加上那时候满心都是他和任维关系暴露的惊恐,当时一句话都没说出来。

之后,潘文丽就把潘文绍喜欢男人的事情告诉了父母,只是她没有提到当时跟潘文绍在一起的人是任维,潘文绍自己也没说过。

那段时间对潘文绍来说就像是一场噩梦,爸爸把他关在家里不许他去学校上课,妈妈每天哭着劝他让他不要跟男人在一起,他们都认为他是个心理变态,甚至还把他送去过心理治疗机构进行治疗。

而这时候对于潘文绍来说最重要的那个男人却退缩了。

因为潘文绍和潘文丽的袒护,没有人知道跟潘文绍在一起的男人就是任维,而任维在看到潘文绍遭受的家里人的对待之后,也开始觉得害怕和后悔自己的选择,最后放弃了潘文绍,而接受了潘文丽。

“可惜,”潘文绍说这句话的时候语气带着些嘲讽,“我并没有如同爸妈希望的那样改邪归正。”

治疗机构没办法治好他的“同性恋”,只是让他饱经摧残之后,选择了放纵自己。

他父亲为此打过骂过,把他赶出过家门,可是没有任何效果。

而那时候已经和潘文丽在一起的任维整个人也很消沉,他曾经尝试过想要劝说潘文绍,可是潘文绍根本不跟他交流。

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潘文绍和任维之间最长的对话不会超过五句,不只是因为潘文绍不想面对他,潘文丽也从来不允许任维和潘文绍单独相处,她总是要让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控之下才能够放心。

萧世在潘文绍身后抱着他,轻声说道:“所以你做那些就是为了向你父亲和你姐姐示威?”

潘文绍的笑容有些冷,“他们不是认为同性恋是变态吗?那我就做个彻头彻尾的变态好了。”

夸张的造型,女性化的装束,不知羞耻地放纵,他们对于同性恋的认知,潘文绍就一一给他们展现。

刚开始是出于叛逆,他在看到父亲皱着眉头,姐姐一脸厌恶,还有任维偶尔的愧疚时,总是会感到特别的快乐。

久而久之,潘文绍觉得那些人的看法和情绪对他来说已经没那么重要了,可是他却把这种生活养成了习惯。习惯一旦形成,就很难再纠正回来,哪怕很多时候他自己也觉得空虚而无意义。

萧世伸手碰触他的脸颊,却突然发现遮住潘文绍双眼的丝巾有些湿润,“你哭了?”他问道。

潘文绍否认了,“有什么好哭的。”

可他的确是哭了,这些话他从来没有跟人说过,包括跟他多年朋友的凌易,他也没有告诉过对方。

这就像是他心口的一个伤疤,表面上看起来已经痊愈了,但是里面却在*流脓,哪怕是轻轻一碰就会痛。如果不是直到现在还没有看开,潘文绍又何必日复一日地将这种生活继续下去。

萧世抱着潘文绍,轻轻吻他的耳朵和头发,带着安抚人心的力道,“其实没必要,”他说道。

潘文绍深吸了一口气,他说:“我知道没必要。”

萧世问他:“那你还在坚持些什么呢?”

潘文绍有些茫然,“我也不知道,可是我又能怎么样呢?我为什么要去改变?没人期待着我的改变。”

萧世轻声说道:“如果我说有呢?”

潘文绍微微怔住。

萧世接着说:“你知道我为什么今天要来找你吗?”

潘文绍其实自己也不知道,他虽然一直在开着玩笑地试探萧世的底线,但是他从来不认为萧世会这么轻易就妥协。

随后萧世说道:“我只是想,如果我们之间需要有人先让步才能够更进一步的话,我愿意做那个先让步的人,前提是再接下来我能够跟你距离更近。”

潘文绍突然觉得心脏鼓动起来,他隐隐觉得明白了萧世的意思,却又害怕是自己想得太多。

萧世的亲吻变得炽热起来。

潘文绍不禁仰起了头,他喉结滑动一下,问道:“你说过,与其失去,不如一开始就不要得到的好。”

萧世用低沉的声音告诉他:“那是因为渴求得到的*还不够迫切。”

潘文绍听到他这句话,觉得仿佛全身的肌肤都微微有些发麻,他呼吸急促起来,问道:“那你现在想要得到什么?”

萧世对他说道:“我都让你睡了,我想要什么还不够明显吗?”

潘文绍没有回答,感觉到萧世身体跟他贴得更紧,一只手也沿着他身体抚摸而下。他好像预感到将要发生什么,他明白萧世的意图,却不能反抗。不对,不是不能,而是不愿意反抗。

他有些站不稳了,伸出手去想要扶住面前的窗户,这回萧世没有再阻止他,可是当他伸出手,却什么都没有碰触到。

他们并没有站在窗户面前。

萧世突然咬住丝巾的一角扯了下来,潘文绍用力闭了下眼,再睁开时发现自己与窗户还隔着一段距离,而且房间里面没有开灯,漆黑一片,从对面看进来恐怕什么也看不见。

潘文绍大口的呼吸着,在萧世的步步迫近之下,他放松了自己的身体,虽然是个艰难的姿势,可他攀着萧世的手臂依然坚持住了。

在空旷漆黑的客厅里,潘文绍以站立着的别扭姿势,第一次纵容一个男人的进犯。他除了身后的萧世,再没有其他任何依靠。

其实这种感觉也未必有那么糟糕,潘文绍心里想着。

后来躺在床上时,潘文绍别扭地翻了个身趴着,他身边萧世躺在床上,伸手摸了摸他的头发。

潘文绍忍不住抱怨道:“还是我的技术好一些。”

萧世闻言只是笑了笑。

静静趴了一会儿,潘文绍抬起头看萧世,“所以你来找我的意思就是说,你的*已经很迫切了吗?”

萧世没有回答,反而是问他道:“你现在想开了吗?”

潘文绍说:“没什么想不开的,我本来就不在乎了。”

“真的?”萧世问道。

潘文绍抓住他的手,放到嘴边吻了一下,“真的。”

萧世继续说道:“刚才那个问题,如果我期待着你的改变呢?”

潘文绍沉默了片刻,随后放轻松了语气回答他:“如果是你的话,我可以认真考虑一下。”

潘文绍没有把他一柜子鲜艳靓丽的衣服扔掉,也没有立刻把粉嫩的手机壳给换下来,但是他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再进酒吧,也跟原来那些乱七八糟的小情人断了联系。

不过在萧世搬过来他家里之后,他会时不时拿萧世的衣服来穿,原来的衣服便不怎么碰了。

临近周末的时候,潘文绍去了趟理发店把头发给修剪了一下。

他约了萧世一起吃晚饭,晚饭过后,萧世让他陪自己去买几套衣服。

说是陪萧世买衣服,其实也是给潘文绍买衣服,他现在顺手抓萧世的衣服穿都成了习惯。

在商场的专柜,潘文绍选了两套衣服拿给萧世,让他去试试。

萧世问他:“你怎么不去试?”

潘文绍无所谓地说道:“反正你能穿我就能穿,我懒得试了,你穿上我看看好了。”

萧世于是去了试衣间。

潘文绍漫不经心看着面前挂的一排衣服,偶然抬起头来,看到一个男人站在这家专柜外面正在看着他。

那个人是任维。

潘文绍微微愣了愣,不过随即释然,他只是对任维点了点头。

任维却一直在盯着潘文绍。

他好些日子没有见到过潘文绍了,上次见面就是潘文绍去机场接他们那次。每回夹在潘文丽和潘文绍姐弟中间,任维都觉得很不好受,尤其是看到潘文绍放纵自己的样子,他就更是难过。当年他是懦弱了,为此他觉得自己很对不起潘文绍,他想要补偿他些什么,可是碍于和潘文丽的关系,他又从来无法接近潘文绍。

可是今天的潘文绍却明显不一样了。

潘文绍今天穿得很休闲,上身是米白色的衬衣,下身是浅棕色的休闲裤,头发剪短了看起来很精神,俊朗的五官轮廓也更加分明了。

当然,除了外表,更重要的是任维觉得潘文绍整个人的状态都变了。

就像现在,潘文绍点了头之后,还态度轻松地对他微笑了一下。

任维突然想要走到潘文绍身前,问他到底是怎么了,不过在那之前,他却先是朝左右看了一眼,因为他是陪潘文丽出来的,他害怕被潘文丽看到他在这里和潘文绍说话。

潘文绍却并没有要和任维交谈的意思,倒不是心里还有芥蒂,只是无话可说罢了。

还好在任维靠近他之前,萧世已经换好衣服从试衣间里出来了。

潘文绍于是转过头朝萧世看过去,赞了一声:“很帅。”

萧世笑笑,同时也注意到了任维,他在潘文绍家里看过任维的照片,第一时间便认出他来了。

潘文绍上前一步,帮萧世整理了一下衣领。

任维打量着他的动作,突然便明白了两个人的关系。

萧世态度很坦然,对潘文绍说道:“不介绍一下?”

潘文绍知道他是故意的,不过还是说道:“这是我姐夫,”随后对任维说,“这是我朋友。”

任维说:“你们……”

潘文绍没搭理他,重新拿了一套衣服给萧世,“要去试试吗?”

萧世接了过来。

任维本来想跟潘文绍说几句话的,可是看他微笑着跟萧世低声说话的模样,突然什么都说不出口了,最后他说道:“不打扰你们了,我先走了。”

这是任维第一次清楚地感觉到潘文绍已经从过去那段往事中走了出来,他觉得自己的脚步有些轻飘飘的,本来当年是自己选择了放弃,这么多年看着潘文绍受折磨他心里也不好受,可是到了这时候,任维却有一种被抛弃的难受感觉。

他抬起头,有些茫然地寻找着潘文丽的方向。

萧世衣服换了一半,潘文绍在外面敲响小隔间的门,要给他再递一套衣服进去。

趁着开门的空隙,萧世把潘文绍一把给拉了进来。

“再见到你姐夫有什么感想?”

潘文绍耸耸肩膀,“什么都没有。”

“真的?”

潘文绍认真想了想,“你比他帅。”

“谢谢。”

“不客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