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54 章
作者:杀猪刀的温柔 更新:2019-10-27

“给。”

麦芝姻从海里爬上船后,在船边盘腿坐着的女人递给了她一个保温杯,麦芝姻沉默地接过杯子,在她身边坐下。

杯子打开,里头是泡得浓浓的参茶,参茶一入口,驱走了麦芝姻全身的寒冷。

“谢谢。”麦芝姻喝了两口,盖上杯子给了她。

“你拿着喝吧,我那还有。”

麦芝姻顿了一下,就又收了回来。

她跟她相处有一段时间了,自末日以来,麦芝姻就没见过在末日里活得这么坦荡的女人,她悠闲自在地享着乐,但不会让人觉得她有多突兀。

可能是她的能力太大了吧,大到足以在这末世还是能过得与众不同。

“谢谢。”麦芝姻握着杯子又道了一声。

“喝完吧。”

麦芝姻垂首,看着杯子好一会才动,她还是含了一口,再慢慢咽下去。

宋宁贤直到她把一杯都喝完了才开口,“咱们还要几天?”

“十天左右,如果没有什么意外的话。”

“离的还是比较远。”

麦芝姻没出声,看着黑夜当中波涛汹涌的海面,过了一会,她又开了口,“覆巢之下安有完卵。”

宋宁贤笑了起来。

“很好笑?”麦芝姻转过头,脸孔如刀。

宋宁贤嘴边的笑淡下,“物种既然有起,那就有灭。”

麦芝姻别过头,继续看着黑色的海面,过了一会,身边的人没走,她开了口,淡淡道,“就算如此,我也会为死去的人战斗到最后一秒。”

宋宁贤无声地笑了一下,站了起来。

“你呢?”

她走了几步,麦芝姻在她背后问。

“我都到这了。”宋宁贤朝后挥了下手,没有回头。

她进了船舱,在路过有着暗淡的光的会议室停了一下,里头也传出了声音,“贤姐?”

“是我。”

里头打开了门,齐阳站在门边。

宋宁贤朝他微笑,面无表情的齐阳神色也温柔了下来,“进来吧,我们刚才在商量解救人质的方案。”

“那我也听听,有没有算我一个?”宋宁贤往里走。

“你是后勤,”唐知泽看着刚出炉手写的地图道,“还是唯一的一个医务人员。”

“呵。”宋宁贤笑,坐在了空着的那张椅子上,齐阳没得坐的了,站在了她的身边,俯下身指着桌上的地图跟她说,“余滔说这一块还有一队打游击的,麦少将的人全军覆没,他们却活了下来,活着的人数不算少,是队能手。”

“他们有几个人?”

“6到10个人,不超过10个。”回宋宁贤话的是门边的麦芝姻。

“你认识他们?”

“算是。”

“之前你们没联手?”

“他们不是我国人。”

“外国人?”宋宁贤挑了挑眉。

齐阳他们也都看向了麦芝姻。

“过来坐。”余滔这时候把椅子推开,等她过来。

麦芝姻看了他一眼,走了过来,坐在了宋宁贤的对面,等坐好,她再开了口,“他们是联合帝国的超级战士,排外意识相当严重,先前我们联系他们的时候他们谢绝跟我们合作,不过,现在可能会有所改变,他们的人消失得很快。”

不合作的话,只会消失得更快。

“他们现在有这个意向了?”

麦芝姻看向她,缓缓地点了头,“我们走的时候,跟他们说了要去找救兵,他们说回头我要是找到了他们,他们会考虑跟我们合作。”

“你知道他们的具体能力?”

麦芝姻这次摇了头。

“那具体的要等见到他们才能知道了。”唐知泽接了话。

“我见过他们,他们穿着特殊的作战服,连脸都看不到,不过,他们的速度很快,力气也不小,每个人都有2米以上,”余滔也接着话说道,“我看我见过的每一个的能力都在我之上。”

“你确定?”

“确定。”

“那能力确实不错了。”

“那我们现在考虑的是上岸后先找到这对人?”唐知泽说着看向余滔,余滔之前只是跟他们说了有这么对人,没跟他们说这些人还有可能跟他们合作。

余滔其实先前并不知道那对人跟他们可能合作的事,麦芝姻并没有跟他说,听到唐知泽的话,他看向了麦芝姻。

“是。”

“那这事排在前面。”唐知泽拿出记号笔,把找人的事排在了第一,“那我们先前商量的路线改一下,我们要在他们所在的南边上岸。”

“那边太险,有很多变种鲨鱼霸占那块海面。”余滔摇头,“那些变异种跟芝姻的关系不太好。”

“是,”麦芝姻在他话后就紧接着开了口,“先前它们对我还算友好,只是有次鲨鱼头子恰巧喝过我的血,之后周围所有的鲨鱼都对我有了攻击性,如果要是去南边,我无法让它们听我的话。”

“它们对你有企图?”唐知泽若有所思地看着她。

麦芝姻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你说呢,我的血里有着让海洋生物俯首称臣的基因。”

“你能命令它们?现在海里有多少种生物是可以上岸的?”唐知泽饶有兴趣地道。

“它们没有脚,无法上岸。”

“那海鸟?它们在不在俯首称臣的范围里?”唐知泽一个接一个地问。

先是宋宁贤一句接一句,现在换唐知泽,余滔算是明白这对前夫前妻为什么能结婚,又为什么分手了。

掌控欲这么强的两个人,没在离婚之前把对方杀了都算是好的。

“在。”

“那……”

“我知道你要问什么,没有,我没有命令过它们,也没尝试过。”

“那……”

“别问我为什么,因为我没时间!没时间你知不知道!”

椅子擦地的声音尖刻地响了直心不烦,麦芝姻在说话之后飞快地离开了船舱,带走了她悲痛绝望的声音。

余滔这时嗓子都是堵的,他本欲去追她,但在离开之时他又回过了身,跟在场的人哑着嗓子道,“活生生的一个个人都死在她面前,她那个时候应该没有什么时间去想这些可能性。”

“我知道。”唐知泽点了下头。

余滔朝他勉强一笑,转过身飞快地出了门,跟了过去。

“唐老大……”余滔的兵朝唐知泽也是勉强笑道,“少将也是尽力了。”

“嗯。”唐知泽没否认,他看着地图淡淡道,“敌人既然这么强大,我们要把我们的每一个优势利用起来,我们也要做好准备了,趁还没到,大家多准备准备,把应战力提高到最高,保持最佳状态。”

众人毫无疑议,宋宁贤却多看了唐知泽一眼。

也没出她所料,等散完会,唐知泽走到了他们的门前,敲响了他们的门。

“我想跟你商量个事。”一进门,唐知泽就跟窝在床角摆放东西的宋宁贤道。

“说。”宋宁贤把拿出来的饮料瓶放了进去,拿出了一个医药箱出来。

唐知泽看着那箱子,眼皮不自主地跳了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