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
作者:西轻远 更新:2019-10-27

正文开始之前……关注这本书的应该不超过5个了(包括我在内),细心的读者会发现本书更新一般是在凌晨一两点钟……这是因为我开坑时的生活和现在相比发生了变化,以前可以白天写,现在只能夜里写了,而且写的太晚第二天会起不来,影响正常生活,所以经常断更……总之各种各样的问题吧。

想先做完剑师考核。

鬼影好奇的打量三人组,却见罗福特一个举着剑和盾走出来,不由奇道:“你一个人出来什么意思?难道想要和我单挑吗?”

罗福特是军人,铁血军人不和敌人废话,他举剑就是一记斜斩,这种迅疾的攻击对付普通人一刀也就够了,可鬼影毕竟是剑圣级的强者,在鬼影眼中这等攻击根本构不成威胁,他令旗轻轻一挥就阻住了罗福特的进攻。鬼影挡住攻击后抽空瞧了瞧罗福特的两名队友,可那两名队友站在后面和没事人一样连表情都没有变化。

鬼影眯起了眼睛有些不爽:“怎么着,难道你们真的想一个一个的上来与我单挑?你们以为车轮战能赢我?”

罗福特不答话抽剑又是一记斜砍,这次长剑附满了斗气,鬼影恨恨的笑:“既然你想这么想死我就成全你,以你的实力来说我三招就可以灭了你。”

鬼影单手大幅度的挥舞令旗,格挡开剑锋的瞬间快速改变令旗轨道直抽罗福特面门,这是第一招。

罗福特因为刚才的进攻破坏了身体平衡,所以面对鬼影反击只能躬身躲闪,就在他躬身的一瞬间鬼影已经抬起了脚,鬼影靴子上闪耀着的斗气让罗福特眼皮一跳,他左手拼命的前挥将圆盾挡在自己的面前,只听“砰”的一声罗福特被远远地踢飞出去。

“结束了!”最后鬼影大吼一声把令旗朝罗福特掷去,罗福特在空中无处借力不能躲闪,这时“咻”的一声,一支闪着斗气的羽箭和令旗撞在了一起救了罗福特一命,正是那名弓箭使。

正戏要开始了,鬼影笑眯眯的瞧着他们。罗福特从地上爬起来,虽然刚与死神擦肩而过,但罗福特眼中并没有丝毫的动摇,那认真坚定的神情让鬼影暗自留心。罗福特三人组站成队形,罗福特正面面对鬼影,长枪使与鬼影保持一定的距离在一侧虎视眈眈,弓使垃弦置箭立在大后方活像一尊雕塑。

弓使首先发动攻击,弓箭离弦的瞬间罗福特和枪使也同时向前,顿时三管齐下三面夹击。鬼影哈的一笑不退反进朝罗福特正面踢去,罗福特无法招架只能躲闪,就在他躲的瞬间鬼影空手接住了弓使射过来的弓箭,以箭为剑格挡住枪使的进攻。

罗福特心中一紧,那个郑玉庭太不争气了,一点都没伤到亡灵就倒下了,搞得现在三打一还占不到便宜。罗福特不满鬼影也不高兴,因为十几招过后鬼影也没伤到这三人分毫,这三人配合的太好了,鬼影打罗福特那个枪使就戳鬼影后心,他转身打枪使罗福特就再次粘过来,还有个弓使在后面一刻不停的放冷箭。

随着打斗时间的延长,鬼影的攻击模式被经验丰富的罗福特三人组给摸了个七七八八,罗福特暗喜,郑玉庭那个蠢货也不是毫无作用,起码他耗光了这个死尸的斗气,照这样发展下去胜率还是蛮高的。

谁料到鬼影突然阴森的一笑,趁着罗福特失神的一瞬间近身斩了下去,罗福特吃了一惊忙顶钢盾进行防守,只听“嘣”的一声巨响钢盾竟然不堪重负被生生抽碎了!

罗福特整只手臂顿时变得又紫又麻,正当他吃痛时鬼影手中的铁矢又抽了下来——三段斩!一招军营里最普通不过的常用斗技让鬼影使的刚猛异常。枪使将长枪挡在了罗福特和鬼影之间,铁矢抽在长枪上又将长枪抽为两段。

三段斩的第三斩鬼影变斩为扫,意在一招收走两人的性命,弓使暗呼不妙,手上的斗气外放到最大将铁箭朝鬼影心口射去,可就在弓箭离手的那一刹那他突然愣住了,因为鬼影手上的铁矢不见了。鬼影虚晃两招将铁矢朝最终目标——弓使,掷了出去,铁矢正中弓箭手的眉心使他瞬间死透彻了。

枪使心底涌起寒意,他抬头所见到的最后光景是鬼影的脚底板,鬼影踏碎了他的头颅。

走至人生的尽头罗福特挺直了脊梁:“让我像个战士一样光荣的死去,我的灵魂将回归夜神的怀抱,而你,你的灵魂将永世不得超生!”

鬼影看着他笑,像是捉到老鼠的猫一样半睁着眼玩味的笑,就是迟迟不动手。

罗福特不耐烦起来:“伟岸深邃的夜神会诅咒你的!在每一个漆黑幽暗的深夜你都不能安睡……”

鬼影终于捂着肚子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这熟悉的诅咒真让人怀念,说的太棒了!说的太好了!不过我可是个死人,不会睡觉的死人还会害怕夜神梦窥的袭扰吗?”

罗福特哽住了,怒道:“你这渎神者!夜神是不会放过你的!”

“有信仰的雅里人啊”,鬼影笑着摇摇头瞥了一眼远方:“你既然对夜神的信仰如此虔诚那我问你一个问题好了:夜神他是男是女?呵呵呵,好好想想再回答,答得好我就放过你,正所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说不定以后你还有机会为你今天战死的队友报仇呢。”

“你这死人开什么玩笑!?雅里城西设有月神祭坛,夜之女神的雕像雅里人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鬼影一副早知如此的表情笑着转身:“呵呵,你可以走了。”

“我命由我不由你!”罗福特捡起了身边的长剑发起了最后的冲击……

罗福特倒在了地上,鬼影叹了一口气朝南方高声喊道:“他们三个都死了你还不动手吗?让我猜猜,你们上级的命令是先让我那个不争气的弟弟郑玉庭来消耗我,接着再叫他们三个笨蛋来正面与我缠斗,你躲在一旁下最后的杀手。我刚才卖了那么多的破绽你都不出来,说你好听点是谨慎,难听点就是个自以为是的鼠辈,以你的实力刚才配合他们三个来对付我、我说不定真会栽在这里,可你偏偏在上面看戏……”

鬼影的话止住了,因为隐藏在远方树林里的第四人没有回话就默默的走掉了。鬼影看不起他的啐了一口,却又惊异的将头转向另一侧,一全身铁甲的女子走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