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6 万无之塔(终章)
作者:北野妖 更新:2019-10-27

卷二 鬼马森林 026万无之塔(终章)

026万无之塔(终章)

“欢迎各位的大驾,我已经在此恭候多时……”

突然之间,在这个黑暗之中突然传出了一个人的声音,声音爽朗而沉稳,更是干脆而有力,伴随着这声音的响起,在甬道尽头的大门倏地打开,光亮瞬间照射了进来,敌过了众人手中拿着的夜明珠的光亮。

本来在荧蓝的印象中,这个千无岛应该是很黑暗,很阴暗的地方,但是在感觉到阳光照射的那一霎那,她就否定了自己所有的想法,这个千无岛,应该只是一个与世隔绝的地方,除此之外便什么都不是了,便也跟其他的地方完全跟外面是一样的。

“你一定觉得很奇怪是不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墨主又走到了荧蓝的身边,淡淡地问道。天知道荧蓝是故意远离于他,可是没有想到他现在又自动地走了过来,难道就一点都不会看她的眼色行事吗?还真是不讨喜

“……”

“我想来到这里那么久,你应该知道,大陆本是一统,但是因为某些原因,使得大陆变得四分五裂,这个原因很简单,发生了很多事情,但是总得来说只是因为一个人……”一边说着,墨主还不忘比划了起来。“你想想,四大家族,再加上鬼马森林跟千无岛,那是怎样的一个情况?”

感受着墨主在自己手上画上的地理分布,荧蓝忍不住地皱起了眉头,很是震惊地抬起头看向了墨主。“这个……这个是……”

“我想你应该明白了才是……”

荧蓝抽回自己的手,但是上面的感觉依旧存在着,特别是墨主的指尖划过自己肌肤的那种感觉,忍不住地就带起了她的震颤。他画给她看的是地理的分布,但是从这个地理的分布上她却能够感觉得出来,这个就像是人体的分布图一样。

四大家族在四肢的位置上,虽然重要,但却不是完完全全的重要,缺胳膊少腿的人照样存活着不是吗?

鬼马森林是在身体的部位,身体较大,出现问题将会有较大的影响,比起四大家族来,鬼马森林的重要性也就体现了出来,但是这么一个重要的地方怎么就会成为死亡之地了呢?记得她最初来到这里的时候就是掉在了鬼马森林那边,那个时候似乎也没有发生什么事情不是吗?但是其重要性也可以感觉得出来,如果不重要,就不会有那么多人将其封印起来了。而且鬼马森林还留存有很多古老的传送阵、圣坛之类的地方,从这个地方来判断,这个作为身体之地的鬼马森林重要性不能够小觑。

撇开四肢与身体,最为重要的那就是头了,刚好,这个千无岛应该就是头所在的那个方向,她之前是有着这样的疑问,而墨主给了她肯定的答复,那么这样说起来,这个墨主应该是知道自己说的是什么意思才对,在自己的意思之下给予肯定的答复,简单地进行归结的话也就是说这个千无岛很重要,很重要,很重要……人的头受伤了,难道说还能够存活下去吗?那么当这个头从人的身体上分离出去了呢?

感觉到荧蓝已经差不多得出了自己的判断,墨主很是深情地看了荧蓝一眼,随后他便继续说道,“俗话说‘前世种因,后世得果’,也有俗话说‘解铃还须系铃人’,所以这一趟对于你来说是躲不开的……”

“你的意思是这件事情跟我有关系?”荧蓝用手指指着自己的鼻尖问道,“这是不是太可笑了一点?”她根本就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好不好?不要以为她什么都不知道就将什么事情都赖在她的头上,她也不是笨得那么不可理喻,她也不是不会思考。

墨主郑重地点了几下头,很认真地说道,“就是这个意思而且这个一点都不可笑虽然因为扭曲的空间的原因你被吸到了其他一个世界,但是终究你还是会回到这个地方,因果本是相互联系的,不管隔了多长的时间,前世的种种,也只有在你的手上才能够得到最终的解决。”顿了顿,墨主继续说道,缓缓地,声音很柔和,“不用担心,我一直都会在你的身边,不离不弃……”

他都知道?

至于后来墨主说了些什么话荧蓝什么都没有听到,只知道自己的耳朵跟脑子全部都被塞住了,什么都传不进去,满满的就只剩下一个念头,他知道她是穿越过来的他为什么会知道是穿越过来的?早在两年多前她就没有提过这样一个说法,看子午跟他那种亲密的样子,荧蓝顿时觉得在很久以前子午接近自己是有原因的。

“所有的一切都不要去管了,你要知道的是,眼睛看着现在,看着将来”

“哦。”淡淡地回应了一声,荧蓝总觉得好像是有一张网,将自己紧紧地罩在其中,也不管自己是不是答应,也不管自己是不是知道,只要撒网的那个人答应就是了。所以现在她想什么又有什么关系呢?那声淡淡的回应,及时表达了她此刻敷衍的态度,也表达了她现在的逆反心理,不知道有怎样的方式能够让她发泄一下。

她也知道那句话的意思——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但是现在她就是心情不好了就是想要找点方式进行发泄一下。

“不要闹了做正事要紧。”

“这是我的正事吗?”荧蓝很不客气地说道,顺便瞪了一下墨主,“一切都只是你们的事情,这些跟我又有什么关系?”顿了顿,就像是在那便发泄似的,荧蓝继续说道,“你们都已经决定了,我还有什么话好说的?”说到底,做决定的永远是站在高位上的处于金字塔顶端的人,而处于低位上的人,永远是被压迫的,一点点反抗的机会都没有。

“说完了?”墨主笑着说道,“既然说完了那就跟我过来吧”

他知道她是在那里闹脾气,所以也不反驳些什么,等到她将所有的话都说完了之后便抓着她往人堆里面扎去。“有些事情现在就算我跟你说清楚了你也不是很理解,所以现在我们还是先将要做的事情做完吧……之后有机会我会慢慢跟你解释……”

荧蓝真的很想那么回上一句:我要你的解释做什么,我要你的解释当饭吃吗?但是犹豫再三,她还是没有将那话说出口,在心里面荧蓝还是有着自己的判断,现在大陆上面的重要人士来了那么多,应该是有什么大事情发生才对。

“怎么了?你们之间起什么矛盾了?”之前说欢迎他们到来的人,看到墨主跟荧蓝走过去,眼神奇怪地在两人的身上扫视了一番,随后戏谑地问道。“还是说你还没有搞定?”

“不要胡说八道”墨主没好气地说道,眼睛里面带着警告,随后转头看向了荧蓝,介绍地说道,“这个人叫做摩天,是最后一个记忆传承体,是千无岛的掌权人”

荧蓝皱着眉头看了一眼摩天,又是一个记忆传承体,之前不知道的时候时候觉得很稀奇,可是现在是怎么回事?这个记忆传承体是大白菜吗?一抓就是一大把

记忆传承体,那么也就是说他们几个都是知道那些原来的事情,现在想想还真不是一般的不爽,就他们这些人知道以前的事情,还拿着以前的事情在这里说事,而其他人则是傻傻地被蒙在鼓里。

被左右的灵魂啊……

“是今天去看还是明天去看?”摩天突然问道,很显然,问话的对象是荧蓝。

“怎么会问我?”荧蓝奇怪地反问道,“我什么都不知道,你们问我也不知道”

“因为之后这里的事情就由你来主导了”墨主波澜不惊地说道,“还记得我刚刚跟你说的吗?”

“什么话?”在墨主停顿的时候,荧蓝倏地就插了进去,“你说了什么话?”

“解铃还是系铃人”

“你还当真了?我有什么本事你们又不是不知道?”难道还要她直说嘛?可是她是不会说出来的,人,谁会选择去做损己利人的事情?

“我是当真了”墨主万分认真地说道,说着这话的时候眼睛里面还迸射出了异样灿烂的光芒,这样的光芒荧蓝不曾见识过,但是她知道,他认真了,认真地对待这件事情,也是在认真地跟她说这些话。“而且我不说假话,这件事情还只有你能够解决解铃还须系铃人,我不是说假的,只有你才能够解开这里的封印,因为千年前就是你布下了这样的禁制,让神风大陆从此变得四分五裂,兽类几乎消失不见,除了人类之外,差不多大陆上的生物已经消耗殆尽,活力早就已经是一日不如一日……”

“我真的可以帮到忙吗?”荧蓝还是有点不敢相信地问道,现在她倒宁愿相信她能够解决这一切了,如果是真的就好了。或许她拿到那么多的东西就是为了此刻的付出,不然怎么会有这么多的东西让她获得呢?如果无所要求无所回报的话,这个所谓的老天爷是不是也对她太好了一点?

荧蓝突然就想到,在北野羽寰让自己做出选择的时候她选择的就是太阳,太阳似乎是要做到普泽大地的

那么,是不是她需要这样难得地善良一回?

“如果我真的可以帮上这个忙的话,我可以考虑做出牺牲……”前提是不伤害她自己的生命的状况下,因为她本身就是一个很害怕死亡的人。

这是荧蓝在看到子午、墨主、摩天三人一致的点头回应之后做出的回应,她是可以做出自己的回应。

“好”得到荧蓝这样明确的回应,摩天倏地一拍大腿,很是爽快地喊道,“既然这样,择日不如撞日,现在我们就去吧”

“好”

所有人都没有想到,来到千无岛会是这样一个情形,本来以为会有一场恶仗要打,没想到这样轻轻松松就将化解了过去,而且看那几个人的样子似乎是认识的才对。

只是众人还是不明白,千无岛已经被封印了几千年的时间,一般说起来,千无岛上的人是不会跟大陆上面的人有所交往,但是现在的情况看起来,他们是一直都有着交往才对,不然绝对不会表现出这样的形式才对。

于是乎,众人就那么一群地跟着摩天,朝着一个方向走去,那个地方是哪里荧蓝是一点都不知道,但是随着自己慢慢地靠近,荧蓝能够清楚地感觉到,一股熟悉的感觉,比红衣给自己的感觉还要熟悉。

难道这就是墨主所说的解铃还需系铃人吗?如果说之前荧蓝还是对那些一半相信一半不相信,那么现在,相信的程度已经一下子跃到了百分之八十以上的地方,没有一点的夸大,现在她是真的相信了他们之前所说的那些被自己判定为是无稽之谈的话。

“这里是什么地方?”脚下的步子跟着几个人缓缓地放慢了下来,荧蓝眯起了眼睛注视着自己眼前的那个白色的高塔,奇怪地问道。“这是什么塔?”其实她更加想要知道的是,为什么在这儿塔上有着令她感觉到熟悉的感觉?在这个塔上所笼罩的力量竟然出奇地柔和,就像是镀上了一层柔和的光芒一般。

而且更加让荧蓝感觉到奇怪的是,自己释放出去的精神力竟然能够与这个地方的力量友好地融合在一起。

但是按照墨主他们所说的话来进行解释,事情又不应该是这样的,她既然要毁灭这里,就不应该在这个地方笼罩上一层如此柔和的光芒,难道他们不能够感觉得出来,这里释放出来的光芒是如何地柔和吗?

“极品对这里的力量你有什么感觉?”也不知道为什么,虽然隐隐知道这里的事情可能跟自己有着密切的关系,但是她却还是有着另外一种感觉,在自己的心灵深处,或者是在自己的记忆深处,此时此刻似乎有着一个声音在进行着嘶喊,让她不要相信这些人所说的话……

这是怎么回事?

既然不能够相信这些人,荧蓝只能够将自己的希望放在了“极品”的身上,到底,“极品”算是在这个世界上在非战斗的状态中让自己最最相信的人,而到了战斗状态或者是危急的状态中的时候,事情却又不是这个样子了。

“荧蓝你怎么了?”墨主突然开口问道,声音里面竟然有着无限的柔情,荧蓝顿时觉得自己是再一次穿越了,他什么时候用这样的眼神看过自己?难道是自己看错了吗?当睁大眼睛再一次看去的时候,荧蓝发现这一切就像是自己自己的幻觉一般,甩掉了自己的幻觉,所有的一切还留存在原地。

荧蓝恍惚地不知道是虚幻中的情景还是现实中的情景,所以索性什么都不说,省得搞出什么乌龙的事件出来,而是轻轻地摇了摇头,努力地尝试将脑子里面此刻的不适,将此刻的恍惚甩掉,找回属于自己的清明。

她现在的感觉,就像是有着什么要侵入自己似的……

“我也不知道”“极品”很严肃地说道,“虽然现在我已经恢复了我自己的实力,但是这里的情况我是真的一点都不知道……”

“我老早以前就想要问你了……”趁着“极品”停顿的时候,荧蓝插嘴地说道,“我一直都想要知道,你是不是从这个地方出去的?”如果不是这个地方出去的人,又怎么会知道那么多的事情?以前的时候她或许还不懂,但是现在她还能够继续不懂下去吗?似乎想要不懂都不行了。

“你终于怀疑了?”

“其实我很早以前就问过你了”

“但是那个时候你还是不确定……”

“那你怎么知道现在不是怀疑地问你?”

“你不是你现在很确定我能够感觉地出来,现在的你是很确定的。”

“我现在是要你来回答这个问题吗?”

“但是你问我的那个问题我是真的回答不了,虽然我属于这个世界,但是我是真的一点都不了解这个被分裂的而且是被封印的千无岛……”

“算了,我自己想好了”荧蓝毫不客气地回应道,她发现她在跟“极品”交谈的时候就不会有恍惚的似乎是被侵入控制的感觉,难道那种感觉是要自己的大脑空白或者说是没有任何东西思考的时候才会见缝插针地插进来吗?

想着这些,荧蓝荧蓝突然就有了一种想法,自己的精神力很强,所有有些东西根本无法接近不了,但是她现在想要知道一些事情,想要知道真实的事情,她不想被欺骗,更加不想被利用。

缓缓地,她闭上了眼睛……

“这座塔是千无岛的镇岛至宝,其名字叫做万无之塔……”摩天解释地说道,“万无之塔,又称万物之塔,什么都没有,又什么都有这本身就是一种辩证的关系,有或有只是在一念之间……”

荧蓝渐渐地闭上眼睛,封闭自己的五感,瞬间,眼前渐渐模糊了起来,光线渐渐化成了融成一片的光晕;耳边也渐渐模糊了起来,摩天的声音渐渐远去……

“现在要看你了”荧蓝突然被一阵不大但是也不小的摇晃给晃醒,朦朦胧胧的大眼睛里面展现出来的是另一种意味的懵懂。

“我?”伸出自己的食指指着自己,奇怪地问道,“我一点都不知道我该做些什么……”的确,她是什么都不懂所以她这样说并没有违背她之前所说的,只要是她能够做的,她会帮忙,但是如果是她做不了的,那就不能够怨她了。“你们说吧,我该做些什么?”

“将你的血滴在这个地方……”这个时候,荧蓝才发觉到,在自己的脚下竟然出现了一个凸起的红色的星纹,一点差距都没有地,她现在就站在星纹中间,红色的光芒刚好照亮了她的小腿那一段。

“滴在哪里?”荧蓝疑惑地再次问道,一边说着一百年蹲下了身子,顺势就摸了下自己身下的那个凸起的星纹,“是这个吗?”没有等到回答,荧蓝就抽出了龙腾剑,脸色不变,眉头不皱地将自己的手掌划上,更是不犹豫地将自己的手掌按到了那个阵法上。“我知道了”

看着荧蓝的样子,墨主忍不住皱了下眉头,这个荧蓝似乎不是他认识的,好像突然之间在两人之间多出了一层隔阂,多出了一层屏障。

“然后呢?”做完这些之后荧蓝从那个星纹上面走了下来,缓缓地走到了墨主的面前,手中还拿着她刚刚划上自己的龙腾剑,因为沾上了她的血液,龙腾剑变得异常鲜艳,就像是沾了血液一般,而被荧蓝设计返回到了龙腾剑中的龙腾也沾染上了红色,很鲜很艳。

堪堪走到墨主的面前,荧蓝就倏地抬起了自己的长剑,将其举到了墨主的面前,剑尖与他的脖子只剩下一到两厘米的距离。

“然后呢?然后你怎么不说了?”荧蓝略带苦笑地说道,“下面的内容需不需要我来帮你说?”

“然后就使用咒语将你的血液进行转化……”墨主一边说着一边伸出自己白皙而估计分明的手掌将荧蓝的剑尖推开。“你现在醒了吗?”

“废话不醒的话我难道还听你的在这里废话吗?”荧蓝很不客气地喊道,被推开的剑尖又指向了墨主的喉咙口,而且往之前更加进了一点,估计只剩下一个厘米的距离。“从头到尾,你的嘴里都从来都没有一句真话,你欺骗得了自己,难道你还欺骗得了我吗?”顿了顿,荧蓝继续说道,“满嘴胡言乱语的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我想做什么你难道还不知道吗?”墨主再一次地推开荧蓝的剑尖,就像知道她不会对自己怎么样似的。“我只是想要让你醒过来,我想我有这样的想法不为过吧?”

“是不为过”荧蓝很是气馁地说道,“但是你是不是忘了,你根本就是在自欺欺人,我会有这样的下场是谁的原因?”稍稍一个停顿之后荧蓝继续说道,“本我们两我是存,你是灭,可是偏偏你要将这一切逆转,真正地追究这些,是你对不起我”

“我知道”墨主微笑着说道,“我知道对不起你,所以现在我来还给你”脸上的笑容一点都没有变化,墨主往前走了一步,荧蓝倏地就往后退了一步。

也是在他们往后退的时候,之前沾染了荧蓝血液的凸起星纹瞬间发出了耀眼的光芒,冲天而上,伴随着那阵光芒,是高塔那边发出了轰鸣声,随后便能够看到从那高塔上飞出了一团白色的雾气,不算很纯净的白色,带着乳白色,就像是潜藏了很多的力量在其中似的。

“那里,藏着属于你的力量,很久很久以前,你用你的存世之力压制了那些,那么现在,我就使用我的技法将你残存的存世之力归还,欠你的,终究需要还”

“还是还了只是我没有想到你会使用这样的方式进行归还”荧蓝眼神凛冽地看向墨主,嘴角带着冷冷的笑容,笑颜如花地说道,“你应该也知道,我的力量是存世之力,跟这片大陆是息息相关的,你使用你的灭世之力进行逆转,到底能够做到些什么?以前的教训还不够吗?”

“存世还是灭世现在跟我有什么关系吗?”墨主嗤笑着说道,“我只是做我认为做的事情而已”

“我一直以为我是一个自私的人没想到相比之下我还是欠缺了一点”荧蓝已经很用词很低调了,用她的话来说,欠缺的人性不是一点点,真的不是只有一点点的关系“其实说到底,你还是带着你的灭世之力跟灭世之心,如果你想要变成存世,在这漫长的时间里面早就可以完成,只是你一直都没有那样的心罢了……”

“没有你,一切还有什么意思呢?”

“我从来都不知道,我有着那么重要的地位”

“其实你一直都重要,只是你不愿意承认而已……”

“你还想要灭世吗?”

“灭而重组,这不是很好的一个选择吗?”墨主笑着说道,“这是一贯的主张与属于我的道义”

“那你将四大家族的人叫过来是为了什么原因?难道是为了好玩吗?”荧蓝忍不住还是想要嗤笑出声,这个人有的时候还真是天真地可笑。“如果我告诉你,一切还有转机你会怎么做?”

“切断所有一切有转机的可能”墨主很冷静地说道,语气淡淡的,眼神淡淡的,就像说着的是跟他完全没有关系的意见事情一般。“但是我知道,这是没有可能的现在的你虽然已经强大起来,但是你没有那种足以存世足以拯救一切的力量……”

存世之力,就算有着留存,也只是留下了一部分而已,今时事不同于往日,不管是存世也好,不管是灭世也罢,那种毁天灭地的力量只是存在于历史的洪流当中,不复存在,要恢复说起来真是难上加难。

“是吗?”荧蓝笑着说道,“我现在是荧蓝,不是以前的那个人,而是现在的人”缓缓地,她将自己手中的长剑再一次地举起,定定地看着墨主,没有恼怒,没有愤恨,只是出奇的平静。“我现在就让你知道,什么是可能,什么是不可能”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是完全不可能的,也没有什么是完全可能的,在一定的条件之下可发生特定的转换。也就是这样的原因,之前荧蓝才会说,在那么漫长的时间里面,只要他有心,其实灭世之力完全可以转化成存世之力,存世与灭世本没有那么特定的界限,一切都只是限定在人的一念之间罢了。

他是不是不知道,鬼马森林的“不破不立,破而后立”?那么既然鬼马森林的封印能够做到这些,这里的封印为什么不能够做到这些呢?按照他之前跟她说的那些,这里的重要性比起鬼马森林应该更加重要,严格说起来也就是说这里的封印会更加有力一点,要催动起来将会有着更大的影响力。

荧蓝笑着从自己的眼睛里取出了五元珠,五元珠,焕发出七色光彩,并非是五种元素的集合,七色,其实就代表着它是元素之心,挥发出七色的炫彩夺目,神风大陆的四大家族东方家、南原家、西迎家、北野家连带着三大隐世家族:子午的隐族,墨主的暗族,以及摩天的魔族,七大家族在此刻汇聚,代表着大陆上最纯净的其中元素……

万无之塔,万物之塔,失去了之前的存世之力,却得到了天地之间最纯净的七元之力,在荧蓝的混沌之力的催引之下,尽数被吸收……

万无之塔上方出现了一个漩涡,只是眨眼之间便有冲天的光芒从中间**出来,融合的七彩的光芒朝着四面八方飞去。

似乎是受到了什么召唤似的,吴长老全身难受地蹲倒到地上,瞬间便恢复了玄武之体,北野家的神兽瞬间就出现在这个地方,也难怪荧蓝会觉得那个吴长老有点不一样了,因为它是神兽,而神兽跟神阶兽是完全不一样的

“其实你根本无灭世之心,将四大家族的人都带过来只是为了帮助大陆恢复到原来的生机……其实你真的不必的这样隐藏自己的真心,以前的,不管怎么样已经过去,眼睛看着未来才是重要的。”没有人会记得,没有人会责怪他,因为以前的一切已经有她帮助他背上了黑锅,只要她不想,只要她不愿,不会再有人提及。

“墨主,以后没有存世与灭世,大陆即将恢复它原来的样子,以后的事情就由其自己去发展,不需要我们以外力进行推波与阻挠,这里不需要这样的力量……”

“……好”墨主愣了一下之后缓缓开口,因为荧蓝喊的是“墨主”而不是“灭世”,他无心灭世,一再挑衅,只是想要引起她的注意而已,这个世界,也只有她能够让他做到这样的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