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七章 (结局)
作者:封侯 更新:2019-10-27

“安国公!”

守卫阁楼的一众护卫同时对他跪迎,在他的一个眼神示意下,便有条不紊地快退离去。

一连推开四扇木门,这个安国公才将紫薰丢在了阁楼三层最深处的一间小房,反手打出一个手决将整个小房封困,便离去了。

下到二楼,这个安国公进入了一间四下密封,光亮全无的石室,对着石面上画出的复杂符印打出了几个手决。

就见那石面徒然一亮,化为了一张透明的水纹镜样,一个曼妙的仙子身影隐然若现其。

“主人,你要的人我已抓到!”

被称为安国公的这个男人一见那女子身影,竟然略显战栗地跪了下来,俯首在地不敢抬头。

“哦,是吗?你确定是我要的那个女人?”

镜影之的女子赫然就是五彩神龙萧绮红!只见她抖动了一下白璧无暇手腕,露出了芊芊玉手,轻声问道。

“是!绝对就是她,属下绝不敢再抓错人!”

这安国公一听到萧绮红那轻言细语的问话,立即哆嗦个不已,整个后襟都被冷汗沁得全湿!

“那就好呢,免得我又白跑一趟,要知道,我的时间可是不容浪费的!”

萧绮红轻轻地以手背拂过了她端丽冠绝的脸瑕,轻笑着。

“主人,那余下的人该如何处置?”

这安国公抹了把额前的虚汗,语气端敬地询问道。

“随你高兴好了,在我来之前,只要那个女人不死就行。”

萧绮红玩弄了一下胸前的簇发,冷冷地说道,而她丰盈窈窕的身姿也渐渐模糊消失在镜影之。

安国公见那虚影渐散,当下心底舒了一口气,这百画难描的绝色主人不是他可瞻仰的,她毒如蛇蝎的手段比她的容貌更甚千万倍。

只是徒然间,那镜影之又现人影,萧绮红那清丽柔美的声音再次从传出:

“小安,记住哦,千万不可以把她弄死了,否则……你是知道的哦!咯咯咯……”

安国公那刚刚直起的腰身又一次佝偻了下去,萧绮红那似催命梵音般的笑声萦绕在他灵魂之不肯散去,令他的衣袍全湿却还全然不觉。

想不到他堂堂魔界隐帝(隐居的顶级魔帝)——安源君,竟会落到这种地步,要对一个妖兽摇尾乞怜!

怪只怪他自己贪恋萧绮红的美色,对其想入非非,着了她的道,被种下了多种蛊毒,除了听命与她就别无它法!

一想到上次以为抓住的女子是紫薰,跑去献给萧绮红受到的惩罚,就令他全身颤栗胆寒!那才是正真的生不如死!

一个顶级魔帝,就那样硬生生的被她一分为二,再与一些恶心的妖兽融合缝制在一起,变为之前那不人不兽、不鬼不妖的怪物模样,所经受的痛苦可想而知!

‘呜呜赫赫’的低吼声又从安源君的喉滚滚溢出,无处可泄的滔天恨意随着这声声低吼达到了顶峰!

此时的地牢之内,还关押着两个任他处置的发泄物,既然这恨意无处宣泄,就去拿他们取乐!

猛地一抬脚,踏碎了整个密室内底部的玉岩石,安源君愤怒的身形也消失在内。

——

一日后。

被反绑束手束脚的紫薰像条蚯蚓一样蠕动在屋内,想要找寻机会触动禁制而死。

她被怪物封住了元神,锁住了心脉,就连仙元力也全部被聚拢压制在印堂穴,几乎成为了一个普通人!

“为什么想死都怎么难!呜……呜……”

终于,那不争气的泪水还是涌出了眼眶,霎时如决提的洪流止不住的疯狂滑落,将她心无尽的痛苦源源不断的洗涮,却怎么流淌都无法干涸。

就在紫薰蜷缩为一团,在角落肆意哭泣之时,安源君可怕的身形悄然无息的出现在她身边。

“哟哟,小妮子,你还会哭哇!是谁让你这么伤心,让本君来慰藉慰藉你如何?”

“滚你个死怪物,变形人,鬼打墙的丑八怪有多远滚多远,老娘不需要你管!”

紫薰一听到安源君那熟悉的声音,立刻翘首骂道。

一天之内,这怪物已经不知来过多少次了,那恶心的声音就是不想熟悉也难了。

可这一次,当她的眼光触及到安源君时,却无法像过去那般凶狠从容了。

“啊——你这个天杀的怪物,你这个堕入幽鬼煎炸刀滚的丑八怪——你放开我!你放开我!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紫薰仿佛是得了失心疯一般的疯狂蠕动着,一双美眸霎时愤恨的血红,撕心裂肺的尖啸着爬到了安源君的腿边,用她唯一还能攻击的口齿,狠狠的撕咬了下去!

“臭娘们,给你脸你还真不要脸!不要以为长的有几分姿色就成天勾引男人,死开!”

砰的一脚,安源君将紫薰狠狠地甩到了一边,不过未免将她不小心撞死了,他还是在她的周身包裹了一圈魔元力,令她短骨挫经却不致死。

整个背脊、后脑都撞在墙面的紫薰只觉眼前一黑,脑子里一片晕厥蒙痛欲要炸裂开来,可她鲜血淋淋的口齿之却紧紧的咬着一块带血的黑色皮肉!

虽然……虽然对于安源君来说,少一块皮肉只需眨眼之间就能修复,犹如拔了根毫毛一样不痛不痒。

可如今,时至如今,这确实紫薰唯一可以做的,唯一可以表达出她对黑影的愧疚与感情的作法了……

看着逐渐失血昏厥的紫薰,安源君似是心满意足的一笑,将手提着的头颅抛向了半空,对其抬手一指!

就听“啪”的一声,黑影那未闭眼目的头颅好似一个熟透的西瓜,在小屋的半空爆裂开来——洒下了一场不屈的血雾……。

一入风穴地洞,吴宇与吕辉二人便是眼前一亮。

一步之隔,一步之距,却似两个空间。

仿若身后的空间与眼前这个广阔的空间毫无瓜葛,因为二者竟是如此的格格不入!

他们的脚下,是一条绵延百里的青石大道,每块长形青石皆是大小厚薄色泽如一,块块相叠,不断攀升,直至天幕,却看似如履平地,简直妙不可言!

青石大道的两旁,是众多悬空的石岩,石岩之上偶有洞窟或是搭建的简单小楼,每一处都是别致不同,却又相隔不远。

此情此境,若是再从那小楼洞窟之内串冒出几个人头,必会令人脑突现四字——天空家园。

仰望青石之端,似乎还高于天幕,巍峨入端。

整个空间皆是一片淡蓝云白之色,幽幽的云雾缭绕在身侧,青道,岩村,以至顶端。

一跨入这悄若仙尘,天底云高的空间内,吴宇、吕辉反倒像是成了格格不入的入侵者……

“大哥……不如把玄月仙王也叫进来,等他把清玄、血影、暗夜他们救出来,我们干脆就住这得了,这么好的居住修炼之所,出去做啥!”

吕辉大手一挥,指着远处一块椭圆的巨型浮石,说笑起来。

“吕辉,你可曾听过‘糟糠之妻不下堂’这句话?要知道,越是美丽的女人越毒辣,越是完美的地方越危险,就因太过美仑,几乎满足了所有的幻想,才会令所有标准不同、要求不同的人做出同样的事。”

吴宇面沉如水地仰望着一路平坦的青石大道,危机重重的道路,容不得半点马虎。

“知道了吴大哥,我再不与你说笑便是。我不会放松警惕的,你放心好了,我与你兄弟同心,绝不受任何迷惑!”

吕辉摸了摸脑后逐渐增多的红色毛发,神情有些黯淡地接言道。

“走吧!管它是仙境密宗,还是刀山油锅,我们携手共进,生死一起!”

吴宇怅然一笑,拉住了吕辉毛绒绒的一臂,与他一起踏上了青石大道,开始攀登这青石铺就的‘天梯’。

进入此处的一感觉便是禁锢,吴宇心知吕辉定然也有与他相同的感觉,才会说笑想要缓解压抑的心神。

被禁锢的二人都已无法瞬移,只能徒步攀登这接天之路,一步一步,却并非是他们自愿在走。

踏足青石的一步开始,他们就被一股不可抗拒的吸引力吸附住了。

他们的躯体四肢皆如扯线木偶的肢干,全然不受自身控制地移动前行,每一次的抬腿、挺身、举手都是完全相同,分毫不差的重复着。

额上青筋暴突的吴宇神色挣扎,淋漓大汗已将他的两鬓濡湿,顺着颈项不断流下,他与吕辉都在拼命的抵抗,想要飞离这青石大道却不得摆脱!

云淡天底的世界里,怕是不知时间为何物,那浮云飘动的度缓慢到无法感知,如同流逝的时光一样,无影无踪。

不知不觉,他们在这机械的攀登行进,已走过了百年光阴,却还未走到百分之一的距离。

“大哥,你还支持的住吗?”

这是吕辉的三次传音,他已连续问过吴宇二次,但都没得到答案,

已经百年了,他脑后的红色毛发又张齐了三根,看着遥遥无尽的青石台阶,他忽然感到岁月的无情。